ニクニク

肉が大好き。♨︎

【超慕】警校记事

cp是周超X何慕
严重OOC OOC OOC 我就是套个名字背景
全是二设,尬聊,狗血,无聊,没头没尾,名字是我瞎起的和文无关,想到哪写到哪
周超X何慕

窸窸窣窣,刻意小心隐藏的脚步声,在静谧的夜里,做贼心虚地尽力压低存在感。
寝室里就周超一个,他睡眠一向很浅,从那厮进门起他就察觉了,郭子和老秦本地的,周末请假回家了,这大半夜“遛门”的,准是翻墙出去泡妞的飞哥,打完野食怕撞上枪回来了。
是以周超全然没有在意,他白天刚拉练完体能,夜里又被唐教授抓壮丁去帮忙做实验,累得倒床就睡,连翻身都欠奉。
等等,这声儿不对,飞哥床在对铺,怎么爬到他邻床来了?喝大了?
警校训练出的职业素养让周超立刻警觉,就在来人两指刚抵到他额...

【主超,微超凯,脑洞】倒带

英雄本色的一点脑洞
主周超
流水账
OOC
如果继续写下去站的是超凯,不逆可拆

一辆黑色的三菱停在琴岛男子第二监狱的路口,仿佛刻意为了遮掩形迹,悄然躲在一棵大树后头。驾驶位一侧的车窗仅开了1/3,半根点着的红塔山支楞着,被冬晨的寒风扫过,卷着另半截烟灰,砸在一地的烟头上。
周超是凌晨六点就停在这了。这个时点,天还是黑沉的,隔了老远的路灯被一大片霾重压着,艰难地散出模糊的光。和记忆里13年前的画面隐约重叠。
那是他哥第一次离家出走的夜。
他还清楚地记得,他爸暴跳如雷地甩过去的烟灰缸,和他哥为了拉开冒失地去挡的他而磕破的额头,还有一地的玻璃碎。
这不是父子俩的第一次冲突,然而等到周超收拾完了残局,周父的骂骂咧...

【樱白】念(上)

樱空释X慕容白,心魔X慕容白

严重OOC,没有逻辑,想哪写哪,不喜勿入

01

    “你又在想他了。”

    盘坐于阵中的年轻修士眉头紧皱,额角机不可察地渗出一颗汗珠。青年猛睁开眼,却未朝声源转头,“闭嘴!”

    低沉魅惑的嗓音再度开口,却不掩其嘲讽“啧啧,十三年了,你一点都没变,一样的软弱无用!”

    一团浓稠的黑影在修士身前凝成一个半虚半实的人形,披散如瀑布的长卷发,像夜色深海的波浪,在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。...

【雪樱】一个脑洞

霰雪鸟X樱空释

OOC OOC OOC 不喜勿入

千万年前

幻世,还处在渊寂的暴政时代。

贪玩的小霰雪鸟樱空释误闯了渊寂的寝殿,被囚为笼中之宠。

渊寂以樱空释为质,要挟霰雪鸟一族的世代归顺。

一面是一手抚养大的弟弟,一面是一族的自由与安宁,族长霰雪选择孤身一人,浴血而上幻雪神山。

霰雪的好友舍弥和焰主是渊寂的左右手,亦早不满渊寂的统治。三人密谋,以霰雪挑衅渊寂转移视线,为舍弥卧底救出樱空释争取时间,再由焰主里应外合,直取渊寂。

舍弥潜入渊寂寝殿,带走樱空释。樱空释却误以为是渊寂的手下,欲带走自己威胁哥哥。樱空释顺势故意使计令舍弥误触寝殿中的禁制,警啸长鸣,舍弥被困,樱空释趁乱逃...

©ニクニク | Powered by LOFTER